中甲

巫师重建 190导师幻象

2019-12-04 11:3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重建 190导师幻象

风沙吹拂碎屑,苦涩发腥的古怪气味在空中弥漫缭绕,盔甲的残骸掺杂着污染黑液蒸发消失,被冰封霜冻的田地区域也是逐渐恢复了平静。

“那雾气,还没有散。”

奇卡.艾德拉瞥了一眼杰克便开始环视四周,带有腐蚀性质的诡异雾气并没有因战斗的结束而消散,相反它们好像更加浓郁和凝练,隐隐约约的,似乎有蛇类在里面游弋舞动。

“……”

沉默不语,博格.巴克斯大口喘着粗气,因为不分敌我的霜冻剑气,他此时还没有完全恢复,在连续饮用了几试管魔法药剂后其脸色才略微好转。

“有人来了……”

杰克盯着微微翻滚的腐蚀雾气攥紧了手心,三人中只有他感知到了逐渐接近的精神波动,原本依附在盔甲上的人脸灵魂也是慢慢回到了本体。

“呵呵

,九头蛇分裂的幼年灵魂,没想到竟然用这种方式将其打败、封印,而且这个小家伙的感知能力可真是有趣。”

轻轻摇头,身材高大的英武老人漫步而来,他身穿深棕色的防污衣袍和虫皮外裤,手中则是拿着随处可见的普通农具,那副平静自然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普通凡人。

“血脉导师,安斯奥.文森特,他是被内陆王子和西部校长联手封印的‘巨蛇之父’,在污染沙漠赶走、戏耍精英巫师的那个老人……”

杰克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透过浓浓的腐蚀雾气他和老人已经对上了眼睛,在其头骨中的震颤‘石眼’此时正倒映着对方的淡淡笑容。

“你发现了什么?”

奇卡.艾德拉看着杰克皱了下眉头,因为魔法的特性和强悍肉体他并没有被冰霜影响,比起博格.巴克斯来他更有余力观察同伴和四周的环境。

“大麻烦,你现在能够把未来的自己召唤过来吗?”

杰克深深吐了一口浊气,虽然知道这位血脉导师被封印了力量,但是他们三人也远不是对手,唯一的希望就是奇卡.艾德拉的‘时之龙鳞’。

巫师等级中最强的力量就是‘魔器’胚胎,如果奇卡.艾德拉召唤了晋升后的自己,那么就算是打不过这位血脉导师,也应该能够撕裂封锁像外界求援。

毕竟在历史上这位强大的‘巨蛇之父’被两位顶级强者封印,在西部强者镇守的区域内,他又能调动多少剩余的力量呢?

“额,这种自主召唤代价有些……你是不是太夸张了?如果说我会在次遭遇中受到生命威胁,那么‘时之龙鳞’早就本能召唤了,现在这种情形应该不至如此。”

奇卡.艾德拉轻按了下手掌中的龙鳞,他倒不是不信任对方,只是在其特级魔法的感知波动中,并没有预知到生死程度的危险事件。

“血脉导师,安斯奥.文森特……”“噗!”

杰克的话还没有说完,在一旁疗伤的博格.巴克斯便喷出了药水,这位跟西部校长厮杀互咬的血脉导师几乎成了历史传说,大陆中央的内陆王国还有其和泽卡.阿尔萨联手破坏的痕迹。

“巨蛇之父?!你说他来到了这里??”

表情诡异,奇卡.艾德拉的眼睛微微发亮,他并没有因杰克的话而感到恐惧和惊讶,相反这名能够窥视部分未来的精英种子在一瞬间还略有兴奋……

“奇卡.艾德拉!!催动‘时之龙鳞’,我们帮助你献祭血肉和精神力!”

博格.巴克斯没有注意到同伴的表情,他飞快催动起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器’胚胎,一把华美的匕首也是被其从怀中抽了出来。

“哥哥……”

声音朦胧,博格.巴克斯的动作猛地一顿,正要刺破皮肤的匕首也是停在了半空,从翻滚的腐蚀雾气中,叶莲娜.巴克斯的模糊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哥哥,救救我……”

血肉翻滚扭曲,沾染粘液的古怪黑翅从身体中挣扎长出,叶莲娜跪在腥臭的田地中朝自己的哥哥伸出了双手,越来越多的黑羽将其淹没吞噬。

“不!不可能!!叶莲娜的诅咒已经被迪兰爷爷压制了!!!”

眼神疯狂,博格.巴克斯大吼着催动起‘魔器’胚胎,昆虫的光影牙刃正在扭曲嘶鸣,逐渐沸腾的精神气泡竟然与大脑渐渐同化,原本就站在巫师门口的他竟然要在这里完成晋级!

“该死!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我!!”

紫火爆裂燃烧,奇卡.艾德拉的眼中倒映着手持血剑的精英巫师,九张人脸在他脚下咏唱嘶吼,这位扭曲、披挂大地景物的朦胧强者正笑着召唤起艾尔拉之剑。

学徒、巫师、精英,混乱的影像图画包裹了癫狂的奇卡.艾德拉,他感觉自己在瞬间便提升至了精英极限,可就算如此还是躲不过对方投影下的古朴宝剑。

“这是,幻觉?记忆?催眠?安斯奥.文森特在窥视、影响我们的思维和记忆!?”

头颅滚烫轻鸣,杰克被独自抛入了一个古怪的空间,地球上的景物和大陆中的巫师正在不断闪现,混乱的记忆和负面感情被某种力量一一拖拽了出来并组成影像图画。

地球上的自己被一名巫师当成了实验动物,莎儿和凯琳在冷清的公园中厮杀流血,互相交织的记忆图像混乱好笑,而这也是让杰克快速清醒了过来。

“都是假的,没有真实……”

杰克轻轻低语了一声,在其周围的混乱画面逐渐龟裂粉碎,两种矛盾的灵魂记忆互相冲突,地球上不可能有巫师,而这片大陆则不会出现正常的‘绿色’。

“嗯?”

安斯奥.文森特微微皱了下眉头,此时他已经穿过了腐蚀浓雾,杰克距离他不过是百步的距离,可就在这时对方却是激荡起了艾尔拉之剑。

“都给我醒醒!!”

杰克将黑色长剑狠狠扎入大地,血色的艾尔拉之剑则是被其抛上了天空,冰霜和光芒纠缠着剑刃辐射而出,陷入昏迷的奇卡.艾德拉和博格.巴克斯则同时睁开了眼睛。

开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贵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汤山分院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预约挂号

三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儿童发烧物理降温的方法有哪些
宝宝37度算发烧吗
孩子反复发烧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