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我从凡间来一百八十九章警报解除

2020-01-22 05:0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从凡间来 一百八十九章 警报解除

许易深知,以皇玄机的城府和行事风格,绝不会甘愿屈居人下。

何况,他也没有收留皇玄机,引为属下的打算,皇玄机既要远行,他也乐见其成,省得多个累赘。

是的,尽管皇玄机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奇才,可鉴于他目下的修行,注定在长久一段时间内,皇玄机根本无法成为许易的臂助。

许易话罢,念头催动,一座无名洞穴中飞出一个泥团,泥团于空中解体,一枚红亮的须弥戒回到了许易手指上,转瞬消失不见。

皇玄机哪里见过此等异宝,瞪得眼睛都圆了。

忽的,许易掌中多出一枚须弥戒,朝皇玄机抛去:“这枚须弥戒便赠予玄机兄,内里有千余枚灵石,一些丹药,两柄神兵,暂时足够玄机兄一段时间的生活了。”

不提他和皇玄机同来自一界,算作是家乡人。

单是皇玄机此人的天赋,以及在大越之界的成就,许易相信这等人一旦有机会,必定会扶摇直上。如今的些许赠予,便算结个善缘。

送走皇玄机后,许易服下了一枚隐体丹,变换了面目,展开身形,朝最近的城池掠去。他如今的遁速已堪称惊世骇俗,不过半炷香,便掠出上千里,进了一座城池。

许易径直朝最热闹的坊市行去,片刻之后,入得一家经营炼房的商会,选取了一座私密性极好的上等炼房,办完了手续,径直朝炼房行去。

炼房选在地下十余丈所在,封闭性极佳。

才入得炼房,他甚至顾不上休息,取出仅剩的最后一枚中品火系灵石,布下聚灵阵,便开始祭炼起火系奇符来。

此时此刻,许易的心中是不托底的。

按他的估算,他的血脉引力应该已经化尽。

可这到底只是估算,倘使不曾化尽,则云家的打击必定会随后而至。

故而,他才第一时间遁入城池。在他想来,云家便再是跋扈霸道,于这城池中总要避讳几分。

第一时间祭炼火系奇符,正为快速聚集实力,以便迎接最坏的局势。

他经过的斗争实在是太多了,已养成了凡事尽量做最坏打算的习惯。

这一祭炼风符,却出现了两个超出他预料的情况。

其一,三个时辰后,五张一阶三级炎爆符和一张一阶四级炎爆符祭炼成功。

而这三个时辰,一切风平浪静。

如此长的时间内,云家真要报复,怎么也赶到了。

可许易始终外放的神念,并未捕捉到一丁点异样。

再一个令他出乎意料的是,此次炼制炎爆符成功率高的吓人,仅仅只失败了三次,成符率超过了一半。

尤其是那张一阶四级炎爆符,刻录的简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许易猜测,这可能是神念再度进阶带来的附加好处。

奇符炼制完之后,他的心立时托底了。

许易谨慎惯了,又在炼房中待了两日,还不见有何异状,他才彻底放心,脱出炼房来。

许易不知道的事,他这份孝心,却是多余了。

一者,云家留存的他的血脉,伴随着前几次的追踪,血脉引力已消耗了绝大部分。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微薄的血脉引力流失地极快。

早在他进入大越之界不过一年左右,云家所掌握的他的血脉内的引力便已告耗竭。

二者,实际上,云家以为,他已经身死。

原来,那日云家十三族老未及将他抓住,许易便灭杀了云明灭,遁入了星空碎片中。

初始,云家十三族老也以为是许易逃脱了禁制,反杀了云明灭而独自遁逃。

他在周遭遍寻一番,未曾得见许易行踪,又恰逢族中长老急催,他不敢耽搁,便及时赶回云家。

待回到云家,已是数个时辰后,偏生搜罗盘上依旧没有许易的踪影。

至此,云家十三族老推翻了自己先前的判断,认定许易定也如云明灭一般身死道消,否则何以解释搜罗盘中无法定位其存在的诡异。

血脉引力的存在,根本不是禁法能掩盖的,只有肉体死亡,血脉失去活性,这种血脉之间的联系才会切断。

此外,云家十三族老对自己的手段极为自信。

当时他一击已毁掉了许易的气海,又用秘法禁锢了许易的真魂,许易必然疯癫。

一个失去了气海的疯子,怎么可能从云明灭掌中逃脱,又怎么可能灭杀掉云明灭。

如此一推理,便只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云明灭在押送许易的途中,遭遇了强敌袭击。最终,二人都死在了强敌之下。

这才是最合乎情理的解释,云家十三族老同样以此解释上报云家族庭。

面对血脉引力失效这铁一般的事实,即便如列位云家长老的见识广博,也不得不认同云家十三族老的分析,认定了许易的死亡。

既认定了他已死亡,许易残存的血脉自无人愿意保留。

故而,许易担心云家随时会找来,却是多虑了。

尽管许易不知其中关窍,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没有等来云家的打击,他确信血脉引力尽数消散。

这日,他终于离开了淮西府的这座边陲小城,一路朝东南方向赶去。

如今的他虽无真煞,但神念已强大到了极致,展开御电诀,身形化作残影,快比流星。

一口气奔出近两个时辰,灵台中的真魂小人却无丝毫疲乏。又过半个时辰,他已奔出万余里,来到了黄荡沙丘的深处。

彼时,他冲击阴尊,便在这黄荡沙丘中成功,此次再选择此地,自然是因为此地人迹罕至,极为私密。

当然,今次他选择的方位又和冲击阴尊之时大不相同。

为尽可能的躲开人眼目,他一口气驰进了黄荡沙丘的中心地带。泛黄的沙粒,在此处便成了赤褐色。

天空中的烈阳,发着惨白的烈芒,酷烈的温度,不多时便将一袭青衫炙烤的微微发黄。

黄荡沙丘漫无边际,能被周边诸府修士选为冲击阴尊的福地,实在是因为此地极为荒凉,自然条件残酷,人迹罕至。

许易选择的沙丘腹地,更是恶劣到了极点,漫说人烟,天空中竟连鸟儿也没有一只。

呼图壁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佛山医院
承德白癜风中医院
深圳妇科医院有哪些
聊城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