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暴虎第六十八章背约

2020-01-22 08:5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暴虎 第六十八章 背约

黑压压的天空,湿润的草原,大雨将至。鹿河谷口,几只野兔在四处游荡,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危机一般立起身子,随即就穿过一道道车辙钻入了地洞。

几道身影在前方等着,二十万大军犹如乌云一般涌来,到此处停下。令行禁止,北地骑兵的骑术就是这般非同一般。

二王子策马上前,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一个等候的斥候行过一礼后,再大声说道:“回二王子,大寒夏王一行人在清晨进入鹿河谷。两侧树林已经用信鹰打探过,没有发现大军,只看到几个零散士兵,慌慌张张。“

“没有大军!“二王子微微一笑:”那些士兵怕是逃兵了,大军压境,没有炸营已经不错了!天赐良机,勇士们,听我命令!“

“嗷!“

二十万大军齐声长啸,犹如狼嚎。

“狼神在上!“二王子抽出弯刀,朝天一指:”跟我杀!“

“杀!“

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朝鹿河谷内冲去。

鹿河谷中部。

“怎么回事?“

秦少孚推开车门,发现队伍已经停下,连续喊了几声才终于有人回应。

一个九鼎城的士兵不咸不淡的说道:“夏王的马受惊了,把车轴踢坏了,正在修!“

到底不是自己的兵啊……秦少孚暗叹一声,随即焦急说道:“还修什么啊,赶紧换一辆车走啊,敌人都已经追来了!“

“不行!“那士兵一脸淡然的摇了摇头:”夏王身份尊贵,其他的马车怎么配得上他。等等吧,一会就好了!“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

秦少孚做暴怒状就要下车,却是被那士兵拦住:“四皇子,这种小事就不劳你了,还是在这等着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少孚顿时暴怒:”你什么身份,敢对我指手画脚?“

“是我的意思又如何?“

有人大笑一声,寻声看去,姒名爵骑在枣红马上带着几百士兵冲了过来,随即将马车团团围住。

秦少孚眉头一皱,沉声喝问:“姒名爵,你这是什么意思?”

“啪!”

姒名爵一鞭子抽了过来:“叫我太子殿下。”

秦少孚:“……”

这一鞭子抽在黄金甲上,不痛不痒,纯粹就是宣泄心中的怨恨一般。但从他口中这个称呼,却是不难听出他的意思。

太子殿下,即便是当朝嫡长子皇甫长平都不敢如此自称。

虽然知道是什么情况,无心搭理,但秦少孚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姒名爵一脸冷笑:“都说你皇甫长青文武双全,不曾想也不过如此。想用疑兵之计,却是将自己的人都派走了,你以为你还能做主吗?”

“我姒家的江山被你们皇甫家坐了这么久,也该要还回来了吧!什么大寒真龙,不过篡权狗贼,你们都是狗贼的崽子。”

秦少孚不慌不忙,沉声说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就凭你手下的这些人,就算今天拿下我又如何?凭什么可以争夺我大寒朝的天下?你不会以为我在我父皇心中的地位可以与江山相比吧?”

“当然不会?“姒名爵大笑一声:”我拿了你是无用,但北方的游牧民族拿了你就有说法了。且不说能让北地守军投鼠忌器,还能问大寒朝要赎金。若能利用的好,甚至能在北地造出另一支青龙神将家族,岂不是有意思?“

“原来,原来……“秦少孚指着姒名爵大惊:”原来你们被北地的野人收买了……你们疯了吗?“

“这不叫收买,这叫互相利用!“姒名爵大喝一声:”不疯魔不成活,皇甫明那个狗贼,说是尊重前朝皇室,却是想将我们皇族豢养在锦城,用哪里的软玉温香,美酒金钱磨灭我们姒家的意志,简直可笑!“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其一直这么等下去,倒不如拼一把!一旦成功,就算无法光复大夏盛世,也能为一方枭雄,胜过当软禁的囚徒。“

“姒名爵!“秦少孚大吼一声:”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喊夏王来,我要跟他说话!“

“你眼前的就是当代夏王!“姒名爵昂然说道:”九鼎城的主人早已是我了,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所谓的十方俱灭不过如此!“

“你……“秦少孚指着姒名爵说不话来。

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动,好像天雷自九天之外滚滚而来,再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呼啸声,犹如天狼咆哮。

“来了!“

姒名爵大笑:“恭喜你,皇甫长青,从今天开始你将成为大寒朝第一个神武将囚犯,你的后代将会过着比我们还不如的生活。“

他想从对方眼中看到惊慌,可惜没有,秦少孚突然平静了下来,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未必会如你所料,比如,这些北方的野人,怎么可能满足只有一个皇甫家的皇子当人质。从血脉而言,青龙神将的后人又怎么比得上大禹皇的后人有价值?“

“你休想挑拨……“

姒名爵大喝一声,可话音刚落,就听到四面传来一阵阵惨叫,呼啸而来的北方军队,片刻间就杀掉了外边一半九鼎城兵马。

“干什么,干什么!“

姒名爵急忙大声惊喊:“自己人,自己人!“

二十万大军将四面八方围得严严实实,人群分开,一个大汉骑马慢慢的走上前来。

姒名爵忙是翻身下马,迎了过去:“二王子,二王子,那些都是我的人,皇甫长青的人马已经被我调走了。“

二王子低头俯瞰:“你的人?“

姒名爵忙不迭点头,赔笑道:“是的,是的!二王子,虽然他们比不的你们北地勇士,但也是我的士兵!“

二王子低头,看着他,不出一言,一脸冷笑。

姒名爵被看的心底发毛,暗骂不止,但又不敢说什么,只能牵着马绳,一脸谄媚笑意。好一会后,才是鼓起勇气一般问道:“二王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愚蠢!“秦少孚骂道:”他现在正在享受这种感觉,威震天下的大禹皇子孙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何等快哉。大寒朝皇帝都得不到的待遇,人生之得意,不过如此了!“

“哈哈!“二王子大笑一声,手中弯刀指了过来:”你不错,懂我!“

再大声令下:“来人,把所有人拿下!“

姒名爵脸色大变:“二王子,你这是……多方约定的事情,你若背约,将成所有人的敌人!“

“你错了!“

二王子冷冷一笑:“我们才是约定,而你不过是颗棋子。那个轩辕使者有一句话让我转告你!”

“什么?”

“大禹皇一脉已经没有资格继承皇室,黄帝的后人有他就足够了!”

兰州石化总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福田区慢性病防治院
沧州知名牛皮癣医院
苏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江西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