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二房东手攥50多套房每天躺着挣2000多

2019-07-10 17:4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二房东手攥50多套房 每天躺着挣2000多

辗转找到了一名天通苑控制着50多套房源的二房东,通过他的故事折射出天通苑二房东与群租房的发展轨迹。”  天通苑地区一家大型房屋中介公司店长表示,天通苑地区房租中,有30%左右的房源用于出租,出租房中又有一半的房源被二房东控制着。

地铁天通苑站外,一块块五颜六色的招租牌沿着人行道一直向西摆放着,“暗间”、“阳隔”、“次卧”、“厅隔”、“主卧”、“半地下”,不同类型的房间对应着不同的租金,从三四百元到两千多元不等。每块招租牌上都不忘加上“房东直租”。

大批的毕业生以及北漂,成为眼下天通苑地区二房东最理想的租房对象。临街而坐的二房东,看到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便问:“租房吗?条件好,还便宜。”

号称亚洲最大社区之一的天通苑,有超过30万居住人口,房屋数万套。通过查询两家大型中介公司房源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天通苑地区,有30%左右的房源用于出租,出租房中又有一半的房源被二房东控制着。天通苑地区的二房东数以百计,其名下的二手房都打上了隔断间,群租给租房人。

辗转找到了一名天通苑控制着50多套房源的二房东,通过他的故事折射出天通苑二房东与群租房的发展轨迹。

7年盘下50多套房源

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出口,几块招租牌挡在进出口处,行人跳过积水,侧着身才能顺利通过。招租牌上将房屋类型与价格一一对应,牌子旁的业务员向行人推销着自己的房源。

天通苑站周围,几十栋住宅楼高低不同,围住地铁线。作为亚洲最大的社区之一,天通苑居住着超过30万人口。

天通苑西二区外,二三十块招租牌密密麻麻地沿街而立。二十多岁的小孟,坐在路边,看到有人经过时,他便抬头问到:“租房吗?”

“我们是二房东,不是中介。”小孟一开始就向表明身份,“我们的房子要比中介的便宜。”在他的身旁,招租牌上写着“暗间”、“阳隔”、“次卧”、“厅隔”、“主卧”、“半地下”,每月最低租金为350元。

而不远处,一家大型中介公司的业务员旁的招租牌上,最低的租金也已超过千元。

被问的多了,小孟干脆直言,他并不是真正的二房东,只是被二房东雇用的业务员。“真正的二房东,一般都不出来带户看房。”通过小孟,辗转找到了一名二房东,33岁的二房东张强(化名)住在天通苑附近,脖子上挂着一根粗大的金项链,很晃眼,“我还真是天通苑最早的一批二房东。”

2007年,张强是天通苑附近的一家中介公司的房屋经纪人,做着租房和卖房的工作。“那时的天通苑已经有很大的规模了,许多人住在这里。出租的房屋价格也不高,一间两居室大概2000元左右。当时已经有二房东出现了,我觉着这是个商机,就辞职去干这个。”

天通苑的二房东最早出现在2006年,最初的二房东通过与业主签订代理的形式,将房屋整租后再进行出租。在张强看来,那时的房源遍地都是,他所代理的房源也从几套变成了十几套,直到现在的50多套房源。租金当时最低的一二百元,最高不到千元,现在早就翻了一倍多,“50多套在天通苑不算多的,有的二房东都有百十套房源。”

[1][2][3]下一页半壁“江山”

二房东数以百计

张强已经意识到天通苑地区竞争的激烈,他的触角开始伸向新开通的地铁线,“天通苑已经接近饱和了,房源和租户都快饱和了,市场没有那么大了。”

刚刚成为二房东时,张强将小广告塞进业主的门缝中,表明自己愿意承租。当手中控制的房源越来越多时,他也开始雇人去带户看房。“忙不过来了,又雇了三个人在给我带户去看房子。”

2007年,地铁5号线的开通,让天通苑的租客越来越多。张强也感受到了由此而来的变化,业主的房租每年都会上涨,涨幅都在20%左右。

最近两三年,业主认为天通苑的房屋十分容易出租,大幅缩短了免租期。让张强和其他二房东感觉到更加紧迫的是,原本可以有两个月的租房免费期变成了两个星期,“也就是说,以前我们从房主那租一套房子,业主一年只收10个月的房租,我们可以有两个月的时间来找租户。现在寻找租户填满一套房子的时间只有两个星期。如果这期间还有房间空着,我就要赔钱了。”

在张强眼中,在北京其他区域,没有一处二房东能与天通苑相提并论,从2006年发端的十几个二房东,一直膨胀到现在数以百计的二房东。“有的人手里有几套、十几套房子,他们就自己坐在马路边招租带户。”

天通苑地区每年都是毕业生们的首选,房租便宜,交通方便,在城区中一千五六百元只能租一个七八平方米的小单间,在天通苑却能租到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次卧。“太俏了,现在基本没剩的。”

天通苑地区一家大型房屋中介公司店长表示,天通苑地区房租中,有30%左右的房源用于出租,出租房中又有一半的房源被二房东控制着。

每套房源

签5至8年长约

张强手中控制着的50多套房源,全都是通过打隔断的方式,将一套两居室或者三居室变成七八家或者十几家租户。

在一间110平方米的两居室中,被打成了7间不同大小的出租屋,石膏板成为隔断的主要材料,一间标间450元的暗间仅有七八平方米,一张床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从1号到7号,每个房间的门上贴着二房东做好的标签。

前一页[1][2][3]下一页辗转找到了一名天通苑控制着50多套房源的二房东,通过他的故事折射出天通苑二房东与群租房的发展轨迹。”  天通苑地区一家大型房屋中介公司店长表示,天通苑地区房租中,有30%左右的房源用于出租,出租房中又有一半的房源被二房东控制着。

在一间房屋中打出七个隔断间,在张强看来并不是难事,也不是最多的隔断间。“最多的200平方米的复式,能打出十四五家一起住,处处都得利用,处处都得打隔断。”张强说,每拿到一个新房源,他都要花费近万元对房屋进行改造,将原本的两居室或三居室变成七八间甚至十几间的群租房。

张强从不与业主签订短期合同,在每次拿到新房源时,他都会向房主提出长期签订代理租赁的合同,“一般都签5至8年,合同里也会写明,每年业主可以根据市场价格对租金进行合理浮动。在这个期间,我们可以将房屋代理出租房屋。”

几天前,张强代理的一间总面积65平方米的房屋,有5家住户,除了主卧与次卧2间正规卧室外,其他3间则由厨房、客厅、阳台隔成。张强在与房主签订的合同中就已写明,房间将被打成隔断间出租。“房主都默认了,我们不收中介费,一间两居室业主要我们的租金5000块钱,我再5000租出去,真当我是雷锋呢?”张强说,之所以与业主签订长期的代理合同,目的就是要保证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如果只签一两年的短期合同,那本儿钱都回不来,即便是简单装修和打隔断。

“一天躺着就挣2000多”

张强与其他二房东一样,都是采取房租押一付三,租期最短为一年的方式。张强的房源中,支付给业主的房租有一半以上是按月支付的,其他的房源是按季度支付,“这也看与业主谈的结果,我们在业主那里也会有1万元的保证金作为抵押,有的业主能接受一个月一付房租。”张强对于租房人收取的房租则是按季度付或是半年付,“中途退房需要提前一个月通知,我们再找下面的租户,找不到的话原来租户就还得继续付钱。”

张强算了一笔账,以一套两居室的租金为4500元计算,如果打成七八间隔断间,就可以获得很大的利润。

主卧室的租金在1600元,次卧室的租金在1000元,带有窗户的阳隔租金为800元,一般有两间阳隔。没有窗户的暗间租金为550元,一套房子中一般有三间这样的暗间。一套隔断间每月分租的收入约在5850元,每套隔断间张强大约可以获利1350元,平均每天每套获利45元,张强共控制着50多套房源。他笑称:“我现在手里都是稳定的长租房源,现在就算是一天躺着啥都不干,也能挣2000多块。”

目前北京租赁市场正规的租赁方式是,业主与房客见面后商定租金并签订租赁合同。而张强对此很不认可,“二房东就是分别和业主、房客各签一次租约,要是他们都谈好了,我去那吃差价呢?”

天通苑地铁站外,许多年轻人在向二房东和业务员询问着房子的情况,并不时会跳上业务员的摩托车去看房。面对近乎饱和的天通苑地区,张强和许多二房东已经将目光投向了郊区新建的地铁站,开始在那里开拓“市场”。

二房东的光鲜,背后是群租客不堪的混乱与隐患。走进天通苑一套普通的三居室,里面住进了将近20人,每个隔断间小的只有几平方米,原本敞亮的客厅看起来黑乎乎的,在狭窄的走廊两侧全是房门,随处可以看见胡乱拉扯的电线和线,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而群租房的邻居,备受骚扰之苦,“一到了晚上,这些群租的小青年就更加活跃了。楼道里也经常堆满了垃圾,腐烂的水果、啃完的鸡翅……”

因为租金便宜,住进隔断间的年轻租户们,并不知道住进二房东的隔断间究竟是幸福的降临,还是噩梦的开始。

原标题 [二房东手攥50多套房 每天躺着挣2000多]前一页[1][2][3]

小程序怎么样
品牌策划是做什么的?品牌全案策划是关键
网站建设的基本步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