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信了你的邪 第186章 我们回家!

2020-01-18 12:1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信了你的邪 第186章 我们回家!

沈念很快接了起来:“哥!”他的情绪平和了很多,冷静地分析道:“我已经查到了你的方位,你放心,飞机很快就到,到时他们一定能把你们救出来的,你别怕!”

傻孩子。

沈迟微微一笑:“小念,你别说话,我说,你听着。”

“我找到咱爸了,他在岛上,我会把他的骨灰洒进海里,你告诉妈,以后想爸了就去海边走走,爸会看到她的。”

“你照顾好咱妈,别耍小性子,别和齐健置气,拉着他走正道,好好过日子。”

“最后,小念,你很棒,哥为你骄傲。”

那端传来沈念哽咽的声音:“哥……”

电脑无情地掐断了通话:“一分钟到了,自毁程序启动。”

沈迟回头看着一脸茫然的陆韶,拍拍地面:“来,咱们一起看看人生中最后一次的海景吧!”

地底下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地面有轻微的晃动,陆韶在他身侧坐了下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都回不去了。”沈迟摊手,侧头笑得云淡风轻:“我把这座岛毁了,我们得为它陪葬了。”

陆韶哦了一声,想了想,把潘静拖了过来:“哎,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费老劲地把她打晕了,你是不知道,她看到自己手伤成那样,可激动呢,说自己用不了枪了,我觉得她吵就把她给敲昏了。”

呵,想象得到,沈迟看看潘静,撞了他肩一下:“嘿,怎么,处出感情来了?”

“唔……”陆韶老脸一红,正经道:“如果不是这时候呢,我肯定要否认一下的,既然都要死了,那我就不骗你了,是啊,睡过了,不得不说,她其实挺好的。”

“……”沈迟瞠目结舌:“陆韶,你变了。”

陆韶嘿嘿一笑:“没办法,跟着那群老流氓在一块,该染的不该染的总会染一点。哎,我还好咯,好歹死的时候也不是孤家寡人,你就惨喽,怎么样,现在还是童子身吧?”

他揶揄地笑,毫不顾忌周身的海水已经在沸腾般倾斜。

沈迟哈哈大笑:“我呸,你懂个屁,我之所以单身,那是因为没人配得上我!”

这句话曾经是齐健的口头禅,现在说起来,还真有些心酸。

看着海岛颤抖着龟裂,一层一层坍塌,陆韶朝他伸出手:“下辈子还做兄弟!”

“我,沈迟。”沈迟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笑容是前所未有的明朗。

“陆韶。”

两人相视一笑,时光仿佛回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们啊……

他们听到船上的人们尖叫着,随着海水慢慢倾斜,整座海岛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一样,将周围的海水全部吸了过来,如沈迟早前的预测一样,在整个海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咚!”这是地下的某一层被海水倒灌了。

“咚咚!”这是海水撞击到了海岛的另一侧发出的回声。

海岛就像是在海中飘荡着的船一样,被蜂涌而来的海水挤得咔咔直响。

它的内里已经全部被掏空,如果不是取代岩石的材料太过坚固,它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了。

一片轰隆隆的响声,仿佛是它在怒号,它在痛苦的嚎叫。

人类将它掏空了,杀光了存活于它周边的所有生灵,它是在哭泣还是在欢笑?

沈迟觉得,相比于沦落成某些人的杀人工具,它应该更愿意永远地沉没于海底。

他抱着他爸的骨灰盒,心中一片坦荡。

从未觉得时光像现在这般缓慢。

生命真美好。

阳光真美好。

发怒着的大海也很美好。

再见了。世界。

陆韶与他并肩看着天边慢慢倾斜的海平线,他知道,这不是海平线在倾斜,而是这座岛在倾斜。

轰隆隆,轰隆隆。

在一片嘈杂中,他忽然听到了直升飞机的声音,他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循声望去:“天哪,沈迟!你快看!那是什么!”

沈迟懒洋洋地抬起头,笑眯眯地道:“啊呀,他们还真的做到了啊。”

能弄到这样一台直升机,羽修怕是大出血了,这回他肯定心痛得要无法呼吸了吧。

这时整座海岛已经一大半都入了水,飞机上垂下几根绳子,陆韶当机立断抱着潘静抓住了一根绳子。

“沈迟!快!”

沈迟笑着低头,抱紧骨灰盒:“爸,我们回家!”

飞机疯了一般斜斜往上飞,两人脚尖甚至都被巨浪打湿了。

沈迟在半空中往下望去,那座巨大的海岛已经完全被海水吞没了。

根据电脑设置的自毁程序,只是沉没并不算停止。

果然,下一秒,整个海面像是被煮沸了一样,疯狂地喷涌出水花。

那是岛下所有装置全都自爆了。

在这样高密度的爆炸下,就算日后有他国的打捞人员前来,也完全无法探索到任何线索。

当他们已经遥遥看到了陆地,回头望去时,那片海面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沈迟将骨灰盒慎重地放到了陆韶手里:“我等下要上个洗手间,你帮我拿一下。”

陆韶虽然完全不明白他这个举动的意图,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一片草坪上,巨大的气流将草坪推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波浪。

远处的救护车呼啸而来,很多人挤过来,甚至还夹杂着不少和看热闹的人们。

陆韶看到沈迟跳了下去,他下意识想去阻拦他:“哎,等一下……”

话刚说出口,沈迟已经落到了地面,轻轻松松地回头一笑:“潘静受伤了,让他们带她去医院呗,我在里面也挺挡路的……”

“可是……”

陆韶话没说完,忽然瞪大了眼睛,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他眼睁睁地看到一颗子弹从远处的人群射出来,穿透了沈迟的胸膛,去势未止,弹在了直升机上。

应该很响才对啊?他模模糊糊地想着,身体不受控制地想跳下去,却被更多的人死死地摁在了座椅上。

他挣扎着看着沈迟往下倒去,一片混乱中,他看到有人伸出手扶住了沈迟,才没让他直接就这么摔在地上。

沈迟胸前的血像一朵妖冶艳丽的彼岸花一般恣意开放着,他的笑容还没收敛,眼睛却已经渐渐闭上了。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院
大英县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江门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武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