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权国 372 撕裂(四)

2019-12-04 13:1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72 撕裂(四)

二隆的怪声让斯蒂安哨兵从睡梦中惊醒,大颗的雨点敲制才洞塔的顶棚,寒冷的风带着湿气扑打在他面上,

让他迷糊的神色稍显清醒,他迷惑的看了看眼前的大雨,想要从中找出声音的来源,

借着昏黄的火光,哨兵除了远处群山的团团的黑影,什么也看不见,一阵阵滚动的雷鸣声依然从远处传来,一股股带着湿气的风迎面扑来,寒冷的冻雨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见鬼!”哨兵骂骂咧咧的从身边捡起武器,向要从上面寻找一丝安全感,突然,一道寒冷的闪光从远处的雨雾里闪过,这引了他的视线,先是一道,十道,迅速化为无数道,就像一睹告诉移动的光墙

哨兵脸色苍白,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但也能够从微微颤抖的地面,感到一种难以预料的恐惧正在迅速压来。

“罗格莱特!快醒醒!有。

。有情况!”哨兵神色紧张的趴在哨塔口,手臂慌乱的摇了摇还在睡熟的同伴!握着长矛的手在发抖,惊恐的眼神紧紧盯着营地前能够看见的地方,尽管那少的可怜,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呼呼!”营地大门的火把在风中激烈的晃动,炸裂出一串红色的火星。在风中划出一道道的光痕,“啪”一道粗大的闪电划过天空。拖出一条巨大的裂痕,接着闪电的余光,哨兵终于看见了雨雾里的东西

“哦,神啊!”哨兵双目圆睁,整个身体不可抑制的打了一个冷颤,无数黑色的骑兵如同撕裂空间的狼群,裹挟着扑面而来的寒风从雨雾里冲出来。

“敌袭!”哨兵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可这喊声在急促靠近的奔雷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战马如雷,轰隆的马蹄踏碎夜色的宁静,

“碰”木屑飞散,担任第一波攻击的前锋骑兵像一道箭矢,狠狠撞上撞碎松散的木质营门,斯蒂安家族没想到自己会在领地内遭到来自敌人大群骑兵的突袭,松散的营门在高速移动的重装战马前。被撞的裂成几截,

“杀!,一个不留!”带队的萨摩尔骑兵中队长莱斯基大喊道,挥舞着战刀,第一个策马从脸色惊恐的斯蒂安士兵身上踏过去,“啊”清脆的骨裂声混着嘶喊从马蹄下传来,士兵的尸体就像一个被撕碎的破麻袋,在纷飞的马蹄踏成一堆碎泥

“啪”几名萨摩尔骑兵从帐篷的后面冲进去,巨大的战马撞的帐篷坍塌下来,“啊”里边传来一阵哀嚎,“刷”战刀飞舞,几名来不及反应的斯蒂安士兵被砍翻在地上

“列阵!列阵!”慌乱的斯蒂安士兵连铠甲都没穿,手里只拿着武器就从帐篷里冲出来,当场被十几名萨摩尔骑兵撞飞

整个山谷到处都是四散奔跑的斯蒂安士兵,随后追杀的萨摩尔近卫骑兵就像一道道割裂的刀锋,将整个营地切成了几块,

奔驰的重型战马卷起脚下泥泞的土块手中的战刀如同天空中划过的闪电,斯蒂安士兵的尸体到处都是,层层堆叠在一起,就像被镰刀收割的稻草,

简陋的武器和散乱的逃窜,让他们根本无法组织起像样的反抗,大雨滂沱,将整个地面变成一片血色的泥泞。

胡科奇力带着主力3千骑兵第二波冲进营门,才发现整个营地分为两层,第一层是较为单薄的木排,萨摩尔骑兵已经取得了完全的控制权,

残余的斯蒂安士兵正在往第二层跑,那是一座经过改造的中型石堡,四周的木排栅栏让人很难发现,这样让胡科奇力对斯蒂安人没有设置斥候有了解释,在必要时。斯蒂安人完全可以将部队撤如石堡内,几座石头哨塔正在慌乱的向下面射击,密集的箭镞像一道大,封锁了石堡的入口,狭窄的城门正在两军的争夺中,第一波冲进去的萨摩尔骑兵正与里边的守军厮杀在一起,头顶急促的箭簇敲打在战马的重铠上,发出叮钻的脆响,

虽然造成的伤害不大,也能让随后跟进的萨摩尔骑兵感到一阵头疼,密集的队形出现一点散乱,不时有骑兵从战马上掉下来,

城门洞口本来就狭窄,一次只能进入两到三匹战马,里边的斯蒂安士兵用杂物堆砌起一个简易的阻挡物,集中了大部分的弓箭手对狭窄的洞口进行射击,飞舞的箭镞像蝗虫一样,把任何企图通过门洞的东西射成马蜂窝,

骑兵们冲击了几次都没有重开,这让整个战局陷入胶着,两边战士的血染红了城洞的墙壁,尸体堆砌在一起,这越发让战局对于萨摩尔骑兵越来越不利

“该见要是这么下去,我们就会被拖死在这座要塞里!”胡科奇力几次想亲自带军

一道闪电哉过天空,照亮前面惨烈的城门,部分萨摩尔骑兵已经下马,举着盾牌和战刀在狭窄的城门口与里边的斯蒂安人步战

胡科奇力看见在前面的二层入口,上百名斯蒂安长矛手正在集结,如果让斯蒂安人的阵型稳固下来,再想冲击这座坚固的要塞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旦城门关闭,自己这次的突击任务就前功尽弃

胡科奇力脸色愤怒的看了看四周,现在前面突击已经不可能

,只有想办法从其他缺口杀进去,果然在前面二层的入口左侧,看见一处小小缺口,十几名长矛手正护卫着几十名弓箭手封锁在那里,

因为那段路是一段台阶。并不适合战马行进,所以敌人在那里布置的人手并不多,这让胡科奇力神色一喜。向自己身后的一名萨摩尔中队长大喊道“纳特!你带一中队从左侧缺口步行上去!把大门给我打开!”

“是,大人,看我怎么收拾这些斯蒂安人!”接到命令的一中队长纳特从战马上翻下来,手臂向身后的部下挥了挥,“一中队下马,跟我来!”

上百名步行的萨摩尔骑兵举着骑兵鹜形盾沿着墙体往前冲,前面的萨摩尔骑兵部队纷纷让开一条路,无数的箭镞从前面的缺口射击下来,这是一段不小的斜坡,灰色墙壁早已经溅满的斑斑血迹,不断有萨摩尔士兵中箭从斜坡上翻滚下来,

为了完成这次突击,所有的萨摩尔骑兵在突击前都换上了重型甲,就是为了必要时,当做重装步兵使用,密集的箭镞敲击的盾牌叮当作响,身穿重甲的纳特冲在最前面小杀气腾腾的目光。恨不得将正在射击的弓箭手们撕成碎片,

“小心后面,快!拦住他们!”上面的斯蒂安士兵也发现了萨摩尔军队的企图,连忙从前面的射击中转过身来,十几名神色慌乱的长矛手试图封锁缺口

”滚开!”因为冲的太急,纳特手中的骜形盾狠狠撞在一名长矛手的胸口,撞的这名长矛手倒向一边,

借着露出的空隙,纳特手中的重锤,砸在一名毫无防备的弓箭手脑袋上,啪”长矛手的脑袋就像一块被砸碎的西瓜。鲜红的血混着脑浆溅射出去,

这惨烈的情景,让其他的长矛手脸色苍白,

“耸枪!快!耸枪!”对面的斯蒂安人大喊,没想到会遭遇这样强力的步兵突击。本就已经薄弱的队形顿时混乱一片

“杀!”随后跟进的萨摩尔骑兵大喊着,举着战刀迅速让缺口撕开,鲜血飞舞,斯蒂安弓箭手被杀的哭爹喊娘,无数的萨摩尔骑兵纷纷下马。将自己作为步兵从缺口涌入进去,

前面的大门防御迅速被内部杀入的萨摩尔骑兵击溃,

”冲进去!”十几名全副重铠的近卫骑兵像巨兽一样从撕开的缺口冲进来,巨大的战马将前面阻挡的斯蒂安士兵撞飞,

“立即清理城墙!”胡科奇力看见前面被冲开的城门,带领一队骑兵冲了进去,石堡的防御已经崩溃,到处都是举着盾牌当步兵的萨摩尔骑兵,城壁上的弓箭手的尸体不断掉落下来,

在城堡的主厅,十几名身穿重甲的斯蒂安骑士正围成一圈,一名身穿轻便锁甲的中年骑士站在他们中间,在十几名骑士的护卫下,不断用手中的长弓向外射击,强劲的穿透力在空中带起一阵阵呼啸声,

中年骑士的手臂还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拉开长弓的手依然稳固如山,每一次拉动弓弦,必有一名萨摩尔士兵倒下

“王八蛋!大家一起上!”一名萨摩尔队长大喊道,举着手中的盾牌带头冲上去,“锁”对面强劲的一箭撞在他的盾牌上,碎片横飞,钢制的重型盾牌竟然被射穿,血淋漓的箭头从他左手臂透出来

“咯吱!”重装骑士的重甲与冲上来的萨摩尔骑兵挤压在一起,手中的盾牌相互顶着,“碰”一声重击声,又一名萨摩尔骑兵胸口插着箭镞倒下,外围的萨摩尔骑兵几次用手中的盾牌组成围墙。想要将对方推倒,都被这十几名身手强悍的骑士推开。

“想杀我北风长弓艾特凯斯小没那么容易!”身穿锁甲的中年贵族看着四周的黑甲士兵,嘴角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艾特凯斯是斯蒂安家族最看重的勇将,因为长久以来在北方导库吉特人作战,最为擅长夜间射箭,手中的重型复合长弓,可以在五十米内洞穿重装骑士的两层链甲,被誉为纵横北方草原的“暗夜弓骑”,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

小孩晚上咳嗽
小孩发烧怎么治疗
儿童感冒药哪种好
小儿用咳嗽药没有禁忌成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