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回龙坝遇困八成纺织企业本月停产图

2019-08-15 09:4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回龙坝遇困:八成纺织企业本月停产(图) 位于回龙坝镇的纺织企业扬子江公司进入半停产状态 本组图片由 任忠君 摄 街头随处可见的厂房出租和转让告示 纺织品门市部多数大门紧闭 昨日,商报从回龙坝镇政府经济发展办公室了解到,就在本月,占重庆市布匹总产量50%、曾在1997年被授予“纺织专业镇”的回龙坝镇,有80%的纺织企业集中停产。从布匹年产量达重庆市年总产量的50%,到如今仅剩下不到100家纺织企业在苦苦支撑,商报第一时间赶赴这个距离重庆沙坪坝中心商业区40公里的纺织小镇,揭开上百家纺织企业集中停产背后的真实原因。 个案 最大纺织厂面临半停产 本月初,重庆市最大的纺织企业扬子江纺织有限公司进入半停产状态,一半以上车间停工,车间工人陆续接到了轮班通知。 “比起镇上的其他企业,我们的情况算好的了。”扬子江公司老板唐元川日前在采访中告诉商报。 扬子江公司位于重庆市最大的纺织基地回龙坝镇,公司主营浆纱业务。该公司党组书记张承安介绍,扬子江公司成立12年,现在已经是重庆最大的纺织生产型企业,年产值达到3.1亿元。单就浆纱这一块业务而言,公司能排进全国前十名。 但原本良好的发展势头,却从今年年初开始急转直下。 “去年下半年以来,纺织品市场走势呈低迷状态,我们镇大多数纺织企业的生产经营都陷入困境。不仅是我们主做浆纱这一块的企业,大批主营纺纱和织布业务的企业日子也开始难过。”张承安坦言。 “以往正常月份,一个月厂里要加工3000万米棉纱,今年以来,最多能接到1500万米棉纱的加工业务。”张承安坦言,“现在开工生产,基本无利润可言,企业主们都在盼着形势能尽快好转”。 产业 八成纺织企业本月关停 “今年是这十几年来处境最困难的一年。8月12日,我终于下定决心暂时歇业,全部停产,工人放假。”回龙坝镇陆利纺织有限公司老板陶思军告诉商报。 “最繁荣的时候,回龙坝镇每年产出的布匹总量,达到重庆市布匹总产量的50%,全国布匹总产量的20%。即便是在去年,还有645家纺织企业尚在正常生产和营业,但就在本月,有80%的纺织企业集中停产。到如今,只剩下不到100家企业在苦苦硬撑。”回龙坝镇政府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徐兴全在接受商报采访时表示。 来自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数据显示,去年1~11月,全国规模以上纺织企业产值增速下降了4.1个百分点。目前东部部分集群地区已有约15%加工型纺织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在回龙坝镇上,商报看到,街上大量的门面紧锁大门,电线杆和墙上到处张贴着纺织厂厂房转让的告示。“这些以前都是纺织品销售门市部,今年以来几乎都关完了。”一位居民告诉商报。 探因 野蛮生长 黄金10年藏硬伤 “回龙坝镇已经有了约40年的纺织历史。”徐兴全告诉商报,“尤其最近10年,回龙坝镇的纺织企业,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100多家,发展到去年的645家”。 徐兴全介绍,2011年之前的10年,是中国纺织业的黄金发展期,随着出口量的急升,全行业迎来了爆发式发展。 “那怕是很小的作坊式企业,都赚得盆满钵满。”陶思军告诉商报,“尤其是2010年前后,纺织业的利润率一度达到10%以上。那时,几乎整个镇子的人都在从事纺织相关工作,没有人没赚到钱”。 “爆发式发展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回龙坝镇的纺织业在布局上存在‘小、散、乱’的特点。”徐兴全坦言,截至去年,回龙坝镇645家纺织企业中,年产值在500万元以上的仅272家,“大量的作坊式企业都是看行情好,花钱买几台二手设备,就开工了,反正产品也不愁销路”。 金融危机 销售市场难打开 然而,“好行情”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急转直下。 “最开始体会到‘寒意’是去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蔓延到纺织业,出口量大减,镇上大多数纺纱厂和织布厂,都开始面临销售渠道关闭的窘境。”徐兴全介绍,回龙坝镇生产的纺织产品,用于出口的仅占总产出的20%左右,但间接受到的影响却非常严重。 首先是出口订单锐减,很多企业专供出口市场生产的布匹销路直接被封锁。其次,“整个行业都面临出口市场萎缩的情况,导致很多以前专注国际市场的纺织企业,将注意力转而投向内销市场”。张承安坦言,去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外地很多实力较强的出口型纺织企业转做内销,导致其内销订单受到挤压。即便是作为回龙坝镇目前最大的纺织企业之一,他们的产品同样面临滞销。 成本高企 上下渠道难控制 “产品滞销,一方面来自于市场萎缩、竞争对手挤压;另一方面是,长期处于产业链的底端,无论是成本劣势还是技术短板,都导致大多数产品并不具备竞争力。”徐兴全表示,“重庆不产棉花,回龙坝镇所有纺织企业使用的棉花原材料全部来自山东、新疆等棉花产区,光是物流费用就摊高了很大一部分成本”。 此外,由于过去10年的粗放式发展,镇上大多数纺织企业设备落后,生产成本比发达地区的纺织企业也高出不少。 徐兴全说,他们做过调查,与外省的新生纺织企业相比,回龙坝镇的纺织企业生产每米布的工资成本高3~5分钱、电费每度多5分钱、进出运输成本每米多出2~3分钱。也就是说,生产一米布,光是生产成本就高出外地2角钱左右。 “这些成本我们根本控制不了。”陶思军表示,回龙坝镇几乎所有纺织企业都只是局限在生产布匹这个环节,上游的棉花原材料需要依赖外地的输入,而下游的成品加工和终端销售也需要依赖外地企业,“我们只能被动接受高成本,最终导致产品首先在价格上就缺乏市场竞争力”。 出路 大企业拓宽产业链 中小企业抱团御寒 “大规模停产对回龙坝镇纺织企业而言,是危机也是机遇。”徐兴全坦言,这些企业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利用停产进行提档升级,告别过去粗放式的生产模式。 徐兴全透露,镇政府也在积极帮助企业进一步解决融资的问题,以尽快着手设备等生产要素的升级,从而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竞争力。“镇政府方面也会积极推动企业进一步拓宽产业链,增加对上下游链条的控制。”徐兴全说,通过努力,将产业链往下拓宽,打造出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还是有希望的。 对于规模较小的作坊式纺织企业,镇政府方面给出的方向是:开展抱团化经营。“我们建议一些中小型企业通过抱团或合并的方式,实现规模化生产。”徐兴全介绍,回龙坝镇已开始规划建设专门针对当地纺织企业的工业园,还有3~5年,工业园就会建成,届时可容纳至少100家规模以上的纺织企业,从而通过规模化、现代化的生产和经营,带领回龙坝镇的纺织企业走出困境。灯盏细辛和细辛有何区别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多少钱
肠道菌群失调能吃什么
分享到: